品牌了望-人多品牌策划(成都)有限公司

品牌了望-人多品牌策划(成都)有限公司
温情的网络社区平台

周口市商水县姚集乡恶霸*卢中强*朗朗乾坤,横行乡里,无人问津。求天理

  警察、村霸狼狈为奸横行乡里为非作歹
  2014年9月3日中午12:00左右,地处商水县姚集乡务台行政村袁庄自然村,突然间浩浩荡荡挺近一支驾乘8辆不同车辆,由36男、5女(黑恶势力)组成的出气队伍,给原本平静的乡村造成了不小的震动。出气队伍进村后,骂骂咧咧,扬言灭掉施合理及其家人,因施合理家没人,这伙人又浩浩荡荡来到村西的造纸厂(已废弃施合理承包的厂房),因当天施合理家人去县城给小孙子过生日不在厂里,这伙人在厂门口骂骂咧咧等了一阵子后驱车离去。当施合理的儿子和儿媳妇回到厂里后,这伙人得到消息后又驱车赶回来对施合理的儿子施鹏飞和儿媳李慧进行了围殴,连劝架的村民也不放过。惊恐的村民拨打了110进行报警,但是当地派出所接到报警后在仅有3公里之遥的位置在距报警时间近2个小时后姗姗来迟。更令人不解的是:当受害人施合理的儿子施鹏飞被送到商水县公安医院后,参与围殴的人员武永威竟然当着派出所长胥国强的面追打施鹏飞,胥所长竟然不加制止,而武永威两天后竟然被法医鉴定为轻伤(右手第五掌骨骨折)。受害人施鹏飞及家人的伤情鉴定一个星期了公安局的都不给做鉴定。
  不明就里的人难免会有疑问:
  1、朗朗乾坤、光天化日之下,是何人如此猖狂?
  2、天网恢恢、法制社会之中,当地公安如何才能维护一方平安?
  先说说:“何人如此猖狂?”
  村霸卢中强,男,原务台造纸厂(政府投资筹建)厂长,1994年建厂,后因污染严重被强制关停,2002年姚集乡政府决定对务台纸厂所有设备一次性处理,2004年务台行政村将造纸厂所占土地收回,并将造纸厂占地承包给村民施合理,施合理分别与乡政府和务台行政村村委会签订了《租赁承包协议》和《土地承包合同》。由于近年来国家富民政策周边道路逐步完善,造纸厂周围自发形成一个小的商业区,废弃的造纸厂成了“香饽饽”,卢中强以造纸厂是他建的为由多次要挟施合理,让施合理放弃承包权,均未达到目的,恼羞成怒便纠集一帮黑恶势力实施强行驱赶。
  卢中强其人及其家眷、亲属、社会关系:
  卢中强,自幼流氓成性,打架斗殴,无恶不作,欺男霸女,是一个靠赖发家的彻头彻尾的村霸。该案发生后威胁施合理:“你儿子把我的人打成轻伤了,若是敢告先把你儿子抓进监狱。”
  其父:卢宝,农民,自认为本身有病,倚老卖老,一般是第一梯队人员,经常携其夫人(原配已死,后续,卢中强的继母)出面骂街、挑衅滋事;
  其弟卢刚强:原姚集乡供电所农电工,后因窃电被开除,在家务农,参与围殴人员之一;
  其长子:卢晨阳,周口市公安局治安大队警员,轻伤害鉴定结果授意人(幕后军师);
  其次子:卢向阳,商水县城管局员工,参与围殴人员之一;
  其儿媳:张平,无业,参与围殴人员之一;
  其亲家公:张军良,原商水县人大某领导司机,后因犯事被开除,现承包商水宾馆(原商水县委招待所),卢中强后台之一;
  其亲家母:张艳红,原商水县城关镇副镇长,卢中强后台之一;
  其友:胥国强,姚集乡派出所所长,是围殴事件谋划人员、卢中强后台之一,事发前已经与卢中强密谋好方案,是报警后出警人员姗姗来迟的指使人,也是派出所人员到位后围殴人员仍然不肯收手的靠山。
  武永威,卢中强的铁杆打手,商水县大武乡有名的无赖,在公安医院当着派出所民警的面撵着施鹏飞进行殴打。
  再说说:“当地公安如何才能维护一方平安?”
  胥国强,身为姚集乡派出所所长,头顶国徽、身穿警服,为官一任不是造福一方,而是蝇营狗苟,任村霸横行、肆虐乡里,何谈维护一方平安?结党营私、任村霸为非作歹,党性国法何在?吃俸禄、拿公饷,于心何忍?姚集乡派出所出警人员,身为执法人员,目睹村民遭围殴,姗姗来迟,无动于衷,执法人员威严何在?试问派出所胥所长如果这事发生在你身上,打的是你家人,你还会这样处理吗?一个当着你派出所长的面殴打老百姓的恶人不抓,反过来打人的凶手竟然能做个轻伤鉴定(右手第五掌骨骨折)。他的右手第五掌骨骨折是怎么骨折的,打人的时候还那么的生猛,能不是打人时用力太大了?
  卢中强,此等人渣败类,拉拢、利诱政府领导,靠变卖集体资产发家,为非作歹、横行乡里、无恶不作,谁来惩治?
  施合理,身为奉公守法村民无端遭围殴,身家性命受到威胁,合法权益受到侵害,还要为恶人自造的“轻伤害”买单,哪里还有天理?
  有图有视频,真相在里面,大家请看看,请还我天理.....
分享:

评论